期盼了許久的鹿林,終於在一年多的漫長等待後,換我踏上這塊遠在天邊的世外桃源。


自拍自拍,鹿林的大門口

 中大鹿林天文台(NCU Lulin Observatory),座落在嘉義縣阿里山鄉與南投縣信義鄉的交界處,玉山國家公園塔塔加鞍部旁的鹿林前山山頂上,它是目前全台灣境內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高山天文台。這裡南北兩側皆有高山屏障,阻擋東北與西南季風挾帶的水氣,同時它也突破平日對流的雲層高度,也擁有全台最佳的大氣穩定度,據說,這裡是全台灣晴天率最高的地點,因此會選定此處做為高山天文基地。在這陰雨綿綿的五月底,滯留鋒常駐在台灣上空的梅雨季,雖然所有的氣象預報與衛星雲圖通通都覺得狀況不樂觀,但鹿林仍舊沒讓我們失望,給了我們連續五天可觀測的夜晚。


雖然是在梅雨季,但全天監視魚眼卻仍見的到銀河!


不只全天魚眼,連LOT圓頂監視器也看的到!


甚至,連電子尋星鏡都可以直接見到M57


相當的驚人,連這樣也看的到!

 此次上山,是為了觀測疏散星團中的紅化消光現象,掛名觀測的研究生是恩瑋,但其實這題目原本是另一個研究生在做的,只是上山前一個月他決定跳槽到科教組,因此就由恩瑋來觀測了。觀測計畫也是由原本的研究生所提出,所以其實我們兩個這次上去的主要目的應該說是和LOT認識認識吧!在上山前不到一星期時赫然發現排定的觀測目標竟然有一半在日落時就已經過中天,待天空全黑後便已接近不可觀測的低仰角,這可是個大問題,但還好剔除掉這幾個,還有六個可以觀測的目標。


出發,前進鹿林!

 23日一早,便與恩瑋在天文實習室會合,上樓支解GOTO Mark-X赤道儀,這是樓上最小隻的赤道儀,除了體積小,重量也輕,赤道儀本體的重量還沒有電瓶重!雖然平衡錘與電瓶這兩項無法改變的大呆重加上去還是相當驚人,但含腳架只有十公斤出頭的裝備,也是難得的輕量化。當天早上犯了個意外的大錯,決定只帶兩隻內六角扳手,但卻很湊巧的在自以為的情況下,兩隻帶上去的內六腳正好是錯誤的尺寸,實際上應該要帶四隻內六腳才可以完全支解掉這隻赤道儀,在山上才發現這樣的錯誤,只能硬用過大的六角版手來逼緊螺絲,或許是因為這緣故,赤道儀本體沒有完全的鎖緊,在單次180秒的曝光下星點會拉線,這似乎不是Mark-X該有的性能表現,先前測試過該之赤道儀的人也指出它的追蹤精度應該不只如此。

 由於鹿林天文台台長剛好該日要上山,就叫我們順便搭他車一起上去,省去大包小包搭客運轉車的麻煩,只需要搭車到林口就可以了。台長瘦瘦小小的好人 XD,而且還不斷的讓台長在請客 @@",雖然真的不知道在車上該和台長聊些什麼就是。

 順著台21線逐漸攀升,濁水溪的源頭,丹大林道的叉口。令人擔憂的午後雷雨越下越大,也開始出現落石在路中央,今晚,會有好天氣嗎?? 這樣的雨勢, 豆大的雨滴打在車頂上,叮叮噹噹的響,縱使雨刷打到最高速,眼前的視線還是一片迷茫,鹿林的海拔夠高嗎?在這雨綿綿的季節,它有高到足以將我們抬出雲層嗎?

 接近塔塔加了!這幾個熟悉不過的彎道,當初落石打穿引擎蓋的峭壁,挺立在路邊的夫妻樹,海拔2610的指示牌,豪華的廁所。這些景象再熟悉不過,但不是這次的目的。東埔山莊停車場,鹿林林道,兩年前天文組的阿里山行,半夜就是跑來這裡觀測的,已經是兩年前的事。

 雨停了,雲也開始開了!望著身邊的白棉花糖,這些看起來相當可愛的積雨雲們不久前才剛大鬧過一番,現在卻霎時的恢復寧靜。

 鹿林林道的盡頭,天文台就站在鹿林前山的山頂上俯視著我們,這裡,便是步行的開始!前進鹿林的最後兩公里路程,連綿不絕的大上坡。

 由於台長順便有掛東西上山,所以便在山下呼叫大絕「流龍」,所有的重裝備全部裝填到那用掛勾吊起的小麻袋裡邊,只留下不能摔的鏡筒在身邊。開始吧!過完這段上坡,就是台灣天文界的聖地-鹿林天文台了!

 可是,相機很剛好的塞在大背包裡一同被掉上山去,第一次攻上鹿林的過程,竟然手上沒有相機可以解解按快門的癮,在雲霧中無止盡的階梯上緩慢的爬升,潮濕的石板增加不少爬坡的困難度,沒有石板的地方,則是鋪滿了柔軟的松針,軟綿綿的,天然的減震墊,約莫半小時後,終於是抵達微波信號中繼站,鹿林,終於到了!


鹿林林道的盡頭,登山口的起點


連綿不絕的陡峭階梯


將來,希望可以把控制室移到山下


永無止盡的石階棧道


見到山頂的微波信號發射站了!


期待已久的鹿林前山三角點


終於抵達,鹿林的大門口


宛若仙境般的美好環境


被放逐邊疆的TAOS四號機,以及LELIS小圓頂


運補物資用的流龍


TAOS與玉山主峰


SLT望遠鏡的八角頂


鹿林山上的小水池,裡面充滿了凶猛的水蠆


LOT八角頂與TAOS一、二號機


鹿林空氣品質監測站


鹿林全景,LOT圓頂、SLT圓頂與TAOS一、二、三號機,以及鹿林兩米望遠鏡預定地


空氣品質監測站上的風向風速儀


發派邊疆的TAOS三號機


清晨,層層疊疊的遠山


這裡是,一萬英尺的天邊


每天傍晚及清晨,總有令人驚豔的美景


直接壓制在山頭上的雲層


這,是外星人的飛碟嗎


清晨的霞光


周遭翻騰的雲朵


我們,真的和天一樣高呢


一個被雲霧包圍的清晨


好沈重的霧氣,包圍著鹿林


或許只有在高山上,才能體驗到這種被雲層圍繞的感受


朝五晚九的生活

 相當準時的,下午五點左右就該起床準備吃晚餐拍平場,待早上日出左右才能上床睡覺去,好個規律的夜生活,五天以來皆是如此,朝五晚九的夜間觀測!

 在鹿林的這幾天竟然夜晚都可以觀測!難不成台長大人的真實身份是晴天娃娃?!在這應該是雨不停的日子裡,竟然可以夜夜笙歌,望著銀河在月亮旁邊升起再落下, 連原本鹿林的觀測員都對這幾天的好天氣有些不可思議!望著氣象局的衛星雲圖喃喃自語著:「為什麼?為什麼?有誰可以解釋!明明台灣周遭通通都是雲,,就我們頭頂上這塊是 沒有雲!」。嗯,沒錯,台灣的其他地方此時應該都被包圍在雲霧之中,連「紅色精靈」都看好這幾天附近一定會有壯麗的雷雨苞都上山來觀測,但我們頭頂這塊卻仍是開闊的,甚至,到門外,肉眼就直接可見銀河橫亙在空中!

 
有誰可以解釋!為什麼鹿林一直沒有雲 @@


 這次上山,除了上來操作LOT拍攝目標之外,還帶了隻GOTO Mark-X赤道儀與600mm焦段的鏡筒,順便來拍點星野或較大範圍的目標吧!結果,就被派出去冰冷的戶外拍攝星野了。

 雖然夜間的鹿林戶外溫度只有十度左右,但抬頭便是銀河的神奇感受,卻還是令人忘卻寒冷,抬頭便是滿天繁星!雖然據說這天氣在鹿林其實是很糟的,銀河只呈現淡淡的白色,沒有像去年在塔塔加時那樣泛著淡黃色,但肉眼還是可以見到心宿二旁的黑色雲帶!


入夜,星空動了起來,人也是!
 


鹿林山上的星空湖
 


仰望星空的SLT八角頂
 


作業中的TAOS一、二號機與LOT八角頂
 


夜晚,不斷轉來又轉去的SLT
 


如此明亮的夜晚,卻仍可見夏季銀河!


 夜晚,操作著相機拍攝,聆聽著SLT與LOT圓頂轉動時的低沈金屬碰撞聲,以及TAOS斷斷續續開關頂蓋時的警報音,望著天上的星辰逐漸升起,越過中天,再慢慢落下,夜復一夜,規律的重複動作,但卻不會枯燥。好寧靜的夜晚!望著天上滿佈的星辰,聽著相機規律的快們聲,好想,把他們全部都帶回山下呀!無奈,正逢滿月後不到一週的期間,還不到下半夜月亮就從東方的山頭上爬了起來。
 月亮月亮,真的很亮!它一出來以後明明是在拍夜景,但卻張張都像是白天般!也難怪會認為月亮是個超級大光害呀!


這是黑夜,還是白天?!
 


這就是... 月明星稀最夭壽的地方.... 跟太陽一樣
 


若不是有頂上的星辰為證,不會有人相信這張是半夜拍的

朝聖,參拜LOT
 
 既然都來到鹿林了,那是一定要來看看LOT的呀!雖然我們就是申請使用LOT觀測,但由於它的控制室在望遠鏡樓下,觀測時是完全可以不看到望遠鏡的,雖然觀測程序在一開始,會需要上去將望遠鏡的保護蓋掀開,以及開啟圓頂的對流小氣窗,但前兩日由於入夜一開始LOT便在拍攝NGC6709這星系中的超新星,因此我們接手時LOT便已經在可觀測狀態,不需要上去開啟它,終於在第三天的清晨,結束一晚的觀測之後,得以上到圓頂內部,參拜傳說中的鹿林一米望遠鏡。

 鹿林一米望遠鏡,Lulin One-meter Talescope, LOT,是目前台灣本島內口徑最大的一隻望遠鏡,主反射鏡的鏡面直徑是是一公尺,焦距長度8000mm,採蓋賽格林式的鏡片設計,合成交比是F8.0。雖說他是目前的台灣最大,但其實他只有達到國際公認的「小型望遠鏡」的最低標準,因此,有時候他會被戲稱為「最大的小望遠鏡」。沒辦法,考量到台灣所在地的晴天率以及水氣,更大的望遠鏡未必能夠有更加的觀測效果,未來的鹿林兩米望遠鏡為了能夠加裝光譜儀,而將口徑加大到兩米,但台灣最大也只能安裝這樣口徑大小的望遠鏡,再更大的望遠鏡來到這裡,也只是埋沒他該有的性能呀!
 


朝聖,鹿林一米望遠鏡
 


LOT窗口外的清晨
 


鹿林一米之人體比例尺


 LOT的操作介面與平頂RC16的相當類似,導入同樣使用The Sky,CCD同樣使用MaximDL,唯一的不同點是鹿林另外有另一台電腦負責控制LOT的赤道儀,要Park要微調透過那個軟體就好,不需要再透過MaximDL或是The Sky,因此操作上上手非常的順利,嗯,跟RC幾乎完全一個樣,相當熟悉的程序。

 不過鹿林的CCD隨便就可以冷卻至零下45度!這真是在台北市的ST-10XME望塵莫及的低溫,畫面總歸一句就是純淨!而鹿林使用的濾鏡也和平頂所使用的不一樣,除了有更多種濾鏡的選擇外,最驚人的是他濾鏡的通過範圍和平頂完全不一樣!嗯,或許不見得是因為濾鏡的問題,而是CCD對於不同波段的敏銳度和ST-10不相同,才導致平場拍攝時發現他的黃昏順序是UVBIR,而不是平頂慣用的UIBVR,這使一開始兩天的平場成功率異常的低,不過還好,之後幾天就補救回來了。

 平場拍攝時的問題也不少,最大的問題在於鹿林的大氣透明度較平地好的多,造成雖然天空背景光已經相當亮了,但仍就有更亮的星星在視野之中,因此平場得要邊拍攝邊移動望遠鏡,這樣在取多張影像之後,便會自動將不同位置上的星點判定為熱噪點而予以排除,這樣的拍攝方式先前在台北市市完全不會遇到的 ,台北市的大氣透明度太差,背景天空亮起來之後裡面幾乎不會有這樣的背景星,拍一張移一張,真是個不錯的平場拍攝方式。

雲層來襲,紅色警戒!

  夜晚觀測時最擔心的就是雲層忽然湧上,甚至是降下暴雨冰雹!尤其是山上天氣多變化,可能才一轉眼的時間,就變天了!因此鹿林上裝有一台雲量警告器,利用全天的雲頂溫度監視器以及偵測相對濕度,當發現有可能降雨的雲層出現,或是附近的相對濕度超過95%時,便會警鈴大作,提醒該把頂蓋 關起來了。


在山下不斷蠢蠢欲動的雲層們


即將攻上鹿林的積雨雲!


濕度、雲量警報器


濕度、雲量監控畫面


 先前有學長上來,聽到上面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上樓看才發現有碎冰在地板上,冰雹砸了進來,而且雲量警告器還來不及發出警報!
 還有另一個學長,觀測到一半雨忽然下下來,害台長及操作員要寫悔過書,而且台長還記得這件事 XD


還是多掛幾串晴天娃娃吧!


連衛生紙都不能放過!


 為避免再發生這種事情,因此我們夜夜都做好隨時要關頂蓋的準備,我可不想第一次上鹿林也是最後一次上鹿林呀!在第三日的晚上,將Mark-X放在戶外曝光,進到溫暖的控制室與學長聊著天,忽然見到LOT圓頂監視器畫面上忽然冒出一片東西,接著將我們正在拍攝的目標給擋了起來。

 啥?!是啥??!!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呀??蛤!!


什麼?!什麼東西呀?蛤?!!


 緊接著,放在控制電腦旁的警告器,逼逼逼的響了起來!

 雲量:Cloudy,相對濕度97%!

 進入緊急關閉程序!學長衝上樓關LOT的氣窗,而我則是衝出戶外搬赤道儀回來。

 也難怪,相對濕度會暴增到97%,戶外已經是一片濃霧了!咦?!SLT還開著??!!!搬了望遠鏡回室內,就看到操作員也跑回來關閉SLT與TAOS了。在這梅雨季節最怕遇到的就是這種事,附近的天氣都相當的不穩定,只是我們這裡夠高沒被雲層影響到而已。

 不過這陣雲來的快,去的也快,約莫半小時後,相對濕度又降回95%,天蠍又是高掛在南天的星空,此夜還剩下一小時,繼續奮鬥吧!


這陣雲,來的快,去的也快


老天爺的怒火

 在展望良好的山頂上,除了要擔心觀測到一半雲忽然爬上來,更要擔心午後雷陣雨的威力!在山上第四天的下午,便體驗到雲層放電的驚人威力。

 在我們上山觀測的那幾天,成大「紅色精靈」團隊也在鹿林。「紅色精靈」指的是一種高空發光現象,在閃電發生後,引發閃電的雲層上方會形成一股短暫的,與電離層間的電流,在這股電流生成的同時會引發短暫的紅色光芒,時間通常不超過1/30秒,除了紅色輝光外,也有機會形成藍色輝光,或是圓圈狀的發光現象(淘氣精靈)。由於我們上山的這幾天所有的氣象預報都認為天氣不會好,所以紅色精靈也就上山來觀測了!

 簡單的說就是,我們觀測他們跳腳,他們觀測換我們望雲興嘆。

 只是,觀測第四天的下午,紅色精靈,應該在我們的正頭頂上生成了!

 嗯,附近就我們最高。午後雷陣雨生成的積雨雲在每天九點過後就準時的超過我們,只是這一天,鹿林帶了特別多的電荷。

 事發當時正和恩瑋學長在房間內處理先前拍攝的影像,忽然間聽到雷聲隆隆響著,幾乎是同一時間,頂上的大燈熄滅了,取而代之的是緊急照明燈的燈光。
 雷擊跳電了嗎?不過,鹿林的無線網路雖然全斷了,但SLT與TAOS的無線網路竟然還可以收到,似乎電就只有跳LOT這一幢。
 走上控制室,好幾台不斷電系統正逼逼撥撥的叫個不停,台長在電腦前檢視著望遠鏡狀態,嗯,一切正常,除了燒掉保險絲之外沒有其他損壞。聽說在山上被閃電劈到就像吃飯一樣容易,看樣子到時候要在雪山弄遠端系統,雷擊的預防與損管措施是勢必不能少的。

晨間運動,從鹿林到麟趾

 既然都來到鹿林了,當然要去探訪一下他周遭的高山景致呀!鹿林第五日的上午,恩瑋與我在結束一個晚上的觀測後,便決定順著地圖走道麟趾山上遠眺玉山。美好的清晨出來爬山,原本應該是件非常健康的事情,只是我們倆似乎都跳過了起床這個程序...,嗯,因為根本還沒有睡,當然就不用起床啦!這樣出來爬山,感覺隨時會暴斃在山路上呀!

 但美好的清晨,很快便令人忘卻前晚一夜未眠的事情。松針上剔透的露水,與金翼白眉爽朗的叫聲,更是引領我們不斷向前的動力,就順著地圖,先攻鹿林,再取麟趾吧!

 由鹿林前山出發,先是連綿不絕的下山石階,我真的強烈懷疑這樣一段遠不只路程上寫的三百公尺而已,接下來便轉接鹿林山的步道了。鹿林山的步道完全沒有整理過,只能算是箭竹叢裡的山徑,在前夜露水的洗禮後,變的潮濕又泥濘,而且它還是段連續上坡路呢!一開始便是這樣不是很愉悅的路程,之後的路不曉得會不會一樣糟糕,但既然都出來了,就要有在泥漿裡打滾的準備,不過是潮濕的箭竹叢而已,繼續向上吧!


無止盡的石階步道


石階旁,佈滿了松針,軟綿綿的


轉往鹿林山登山步道


清晨的露水,使這條步道相當泥濘


 鹿林山的山頂沒什麼展望,雖然它是高點,單周遭的植物仰角也相當高,繼續前行吧!前面的視野似乎比這裡開闊的多!


先取鹿林,再攻麟趾吧!


鹿林山的展望


 從鹿林山,到麟趾山鞍部的這段路程,有部分是在稜線上,而另一部份,則是協切在山壁上,雖然不能說是陡峭的山壁,但整個山谷的落差相當大!在路途中的一處草原,腳下便是直通數百米深的山谷!好壯闊的山勢呀!聽著風在山谷中的呼嘯聲,咻隆隆的好熱鬧,站在山谷邊聽著風聲,「有風颯然而至,王者披巾擋之」,颯然的風聲,應就是這些山谷裡的風穿過林梢時發出的聲響,只是在這谷邊披巾擋之,應該會被強陣風一併帶下谷底吧。


繼續前行,從鹿林往麟趾


總是讓人懷疑,這真的是台灣的景致嗎??


一個展望良好的小缺口,就站在崖邊俯視!


 過鹿林之後的步道就是經過處裡的高級木階梯路面了!漫步其中,望著似乎一望無際的青翠草原,草原的綠與晴空的藍,交織成令人心曠神怡的場景,好想一輩子就呆在那天邊哪!今天這整座山似乎就是我們的,沒有其他人群,或許,這段不是什麼熱門健行登山路線,也因此特別的清幽。


如畫一般的高山景致


最美的地方,或許是最少人涉足之所在




不知不覺中,就走了好遠,好遠...


森林族群汰舊換新後留下的白木林


遙望,鹿林天文台


自然的草皮,遠比人為草皮要有韻味的多



終於抵達,麟趾山鞍部


好廣闊的大草原哪!



大自然的Follow燈


原來,在台灣的山上,還藏有這樣美麗的天然草原


孤傲挺立的柏


這些板凳,應該很久沒有人來坐坐了



往麟趾山的最後一段路


山區常見的植物


稜線上的寬景


 途經幾個高山湖泊,這些高山上的湖泊,都是「天池」吧!除了雨水,沒有其他水源的灌入。這一池池如鏡面般的小水塘,靜靜著反映著天上的雲朵,雖然規模不大,水質也大多不可飲用,這池小水就這樣靜靜的在這裡,或許在地圖上也根本不會標示它的存在。這樣也好,免的這些世外桃源最後淪為大雪山天池的下場。


路邊的小天池


高山上的小水窪


好廣闊的湖面哪! (誤)


這池水,總覺得特別有感覺


 麟趾山,據說是個一等三角點,不過在上面除了炫麗的山名碑之外,沒有看到三角點的小水泥樁。從這裡望著玉山,嗯,再往前下到鞍部,就是登玉山的起點,塔塔加鞍部了!雖然玉山是個熱門登山路線,但一般的登山隊伍不會從麟趾山這裡來攻玉山,也因此,這裡雖然有片廣闊的山頂平台,但卻沒有太多人群活動留下的痕跡,Mt. Morrison,這裡是前去那邊的前哨站,不曉得,要到什麼時候,我才能站在全台灣的最高點上,但,這個念頭,從未消逝過。


麟趾山,海拔2854m


一萬英尺的天邊,麟趾山寬景


繼續向前,就是塔塔加鞍部了


視野絕佳的特等席


據說... 這是大關山


折返,返回麟趾山鞍部


岔口


連結步道與車道的小徑,也在稜線的另一邊


兩旁佈滿松針的鹿林林道


我真的忘了這傢伙的名字!只記得有弱毒性...


遙望,鹿林天文台


鹿林山莊的小金


鹿林林道邊的展望(崩塌區)


鹿林林道的終點


 相當準時的,上午九點,雲層逐漸發展至鹿林的高度,望著那一朵朵的白棉花糖逐漸上升到與我們齊高,是時候該返回鹿林了!順著前往塔塔加鞍部的林道回到鹿林山登口,來的那天鹿林被雲霧籠罩,無法欣賞從登口到山頂的這段路程。似乎,鹿林也不是那麼容易讓你征服的一座山,在短短一公里左右的路程裡要爬升兩百多公尺,當初在闢建鹿林時重裝備不知是如何搬運上山的!到時候興建鹿林兩米鏡時,小小一個流籠不知也要如何應付碩大的鏡片,高山台,或許沒有這麼簡單!


相當準時的,九點左右,雲層就衝起來了!


最後一夜,告別鹿林

 在鹿林的最後一夜也是最驚聳的一夜,這晚紅色精靈團隊已經撤離下山,但似乎我們正頭頂上就是紅色精靈的發展雲系!站在空氣品質觀測站的平台上觀測,望著四周不斷被閃電倏然照亮,還是趕快撤回屋內吧!這裡可是整個鹿林上的最高點呢!風雨將至,雲層飄忽不定,今晚的觀測狀況時好時壞,偶有一片雲爬上鹿林的高度,宛若幽靈般的悄悄籠罩在水池畔,再觸動濕度警告器搞的大夥神情緊張。鹿林的最後一夜!下次再來這裡觀測不知會是多久以後。


風雲洶湧的一夜,才在拍平場,旁邊的雲層便已虎視眈眈


急著要衝上山頭的雲層


被雲層包覆的玉山主峰


 早上難得睡飽飽,約莫十時許才從鹿林出發下山,台長的開車方式真是十分的隨性,雖然台21沿線皆有畫雙黃線,但似乎台長的眼中只看的到那條最完美的過灣路徑,實在是令人緊張。中午便在集集鎮上的一間田間餐館中解決了,一間隱藏在小徑中的神秘餐館,人聲鼎沸,似乎就在芳婷阿嬤家再往東走一個block的小巷內,真搞不懂台長大人怎會都知道哪裡有吃的,簡直就是當地人嘛 XD

 趁著台長在清大卸完貨,便從清大直接搭乘亞聯客運回分部了,直接在分部門口下車,省得還得背負這大包小包從國道客運總站走回來。梅雨季中六天五夜的鹿林觀測,竟然五個晚上都是可觀測夜!只是 這也只是回來歇個一天,隔天就要再前往花蓮參加天文年會了!這就是漂泊的宿命嗎?永遠都停不下來。

所有照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lun 的頭像
jalun

飯糰鬼的鬼地方

jal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台長
  • 這篇鹿林遊記圖文並茂!
    寫得真好!有空再來!
  • 啊!!! 被台長發現了!!! (大驚)

    jalun 於 2010/12/29 03:20 回覆